点燃这湖水

欲回天地入扁舟

乔预 1-2

        1
       乔预走得很匆忙,被子席子凌乱地一卷,零碎物件稀里哗啦摊了一桌子。半道上室友发消息过来“你桌子好乱喔,帮你收一下?”乔预看了一眼消息就闲闲地把手机搁下了,几十分钟吼她终于回了消息“没事,开学我还回来。”室友没再发消息过来。
      手机屏幕亮了一会儿又熄了,大巴驶得不稳,窗外日头毒辣,几道阳光透过因车身振动而飘拂不断的车窗帘子照在乔预脸上手上身上。乔预看着灰尘在亮光里飘荡,她感觉到自己脸上油脂黏糊糊蒙了厚厚一层,鼻子有点痒,她伸出手想揉一揉又放下。乔预最终闭上眼睛,她的姿态很僵硬,既不是散漫地倚靠着背垫也不是端正地挺背而坐,她只是含着胸微微佝偻着。车内空气混杂着皮革味和空调臭味,还有一股面包甜味,乔预爱吃甜甜的面包,但是这环境下的面包甜味只让乔预隐隐欲吐。她微微侧了侧身,避免自己目光忍不住盯着前面椅背上的一块污渍。车内很静,乔预渐渐神思也恍惚起来。

  2
       乔预想起桌上一个小夜灯,小黄人的造型,她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把它收起来没有,小灯是她曾经的室友送的,一个匆忙的临别礼物,灯底座歪歪扭扭刻着“i love you”,乔预曾经把这盏做工粗糙的灯当宝贝一样供着。
       乔预关于这盏灯的记忆很狼狈。那天她穿着土不啦叽的运动外套,头发散乱没有打理,眼圈和鼻尖都通红。小夜灯来自一家冷清的小店,林棉看中了它,说事情来得太突然完全不记得提早给乔预准备临别礼物,现在就当一个纪念吧。店主翻了半天找出一个粘着灰的礼品袋,乔预手上撑着伞还提着行李袋,她虚虚地用臂弯环住礼品袋,她的手因为提了太多重物而微微颤抖。
      预约的车要来了,乔预吸了口气,很轻快地和送行的5个人,她的旧室友们,一一道别。轮到林棉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乔预身后,她吸吸鼻子,“快来不及了,不跟你矫情了啊,回头联系。”乔预这样说着转头上了车。
      车外空气潮湿,雨绵绵地洒着。
     乔预缩在座位里,车窗不干净又泼了雨,她看不清几米外的林棉。
      车子很快开动了,窗外的店铺她看着陌生,乔预把脸埋进臂弯。她在黄冈这个城市待了四个月,认识了林棉四个月,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连学生街都没逛遍。 
      乔预就这么走了。
       tbc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我可以肯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可以凋谢,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便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洛丽塔》里的独白放在这里意外的合适TT